關於部落格
Fish的泡泡自語
  • 61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那年春天

 那個寒假,是很充實的一個寒假,風塵僕僕地從府城到台北奔赴一場文學盛會,帶回來的,不只是學識上的技巧,更有著千里相會、生命交集的相知相惜,於是當我重新踏回校園,有股充盈後的失落圍繞著我,開始對教育體制的禁錮感到厭倦,很無奈地,又必須接下班際英語話劇比賽的工作,這項比賽可說是學校年度最重要的活動。

從編劇開始便傷透腦筋,如何將莎翁淒美的愛情故事──羅密歐與茱麗葉,濃縮成十五分鐘,但這只是開頭而已,接下來導演的工作更不是想像中的神氣和權威,除了指導演員們的台上表演,包括服裝、道具、燈光……等,甚至要被當成小妹般替她們搬道具、送茶水,收假後的憂鬱沉靜必須換成明快果決,白天被繁重的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,夜裡還要考慮未完成的進度而不能成眠,但這都不是最痛苦的。

最痛苦的是在這樣的壓力下,樹大招風,不管如何的政策都有人批評,升學主義的壓迫也不可能就此結束,而自己那些想要喘息、想要逃走的自由心靈也在一旁微弱的呻吟,就好比每天不斷工作的機器人,也有想要自由呼吸的奢望。奢望,只是天人交戰下的結晶,日子因它而繼續,卻不會因它而改變。

就這樣,身上從厚重的外套漸漸變薄,決定性的日子也逐漸逼近,情況似乎只有嚴重的趨勢,卻不見危機有任何化為轉機的徵兆,最後一次排演,演員無法接戲,許多大型道具都來不及準備,這樣迫在眉梢的時刻偏又起內鬨,說真的,有種一走了之的衝動在我眼眶裡打轉,咬著牙,還是妥協了。

上台前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叮嚀,還加戲在裡頭,但也只能私下排練,不能連戲。在台上的演員認真而投入的表情,我開始懷疑這真的是這兩個月來我所認識的她們嗎?等到謝幕時台下轟動如雷的掌聲、甚至尖叫,我才真切的感到我們做到了,而且是將戲融入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!原來,求好心切有時也會讓人迷惑,也會讓人產生不信任。

如果不是沉澱過,經歷極大痛苦掙扎的我,就無法感受到分裂後的凝聚力,更不會了解一齣戲的生命力,而在那年春天,我懂嚴寒之後新芽的意義。


作於1998年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